空厘知乐

花吐き病(1)

有私设

我流青空

此系列青空!青空青空青空!

就是发出来爽爽,有很多细节没抠,写完了之后会重修一遍发个整合版,看看就好别当真……





 

我大概是无药可救了吧。

她望着一地零散的金黄花瓣,无奈的弯了弯嘴角。

 

 


。1 。

春天了,浅青在窗外电线杆间环绕的鸟鸣声中悠悠转醒,她保持着躺姿在床上迷糊了一会儿,在意识不甚清明之际掀开了被子,粉嫩睡裙下纤细白皙的腿从床上转向踏上地面,准备开始美好的早晨。

当浅青的脚趾刚找准着力点时,整个人却是猛烈地前倾,向地面砸去。

又来了。

少女迷糊的想着,胸腔一下一下的阵痛,这种仿佛被撕裂的感觉,就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耐不住寂寞了,想要破开肉壁喷涌而发的这种难以言喻的痛苦。

终究是没有落到脸砸地面的地步,浅青强撑着最后的一丝力气用左手撑住了床铺的边缘。她的眼前已经开始犯雪花了,嘴唇也是乌紫的,脸上更是丝毫没有血色。那双平日里被仔细保养的双手,此刻也毫无顾忌的抓紧了床单,指甲嵌入床垫里。

她努力的仰着头张大着嘴巴,颈部流畅的曲线宛如一只濒死的天鹅。房间里越来越浓郁的花香,最后随着浅青一阵猛烈的咳嗽达到顶峰。

喉咙里痒痒的感觉,浅青熟练的低下头张开嘴巴,用空出的右手一下又一下抚顺自己的胸口到小腹。

“咳、咳……咳!”

在她剧烈的咳嗽里诞生的,是一簇金黄的花瓣,一大朵一大朵团簇着飘落在木质地板上,偶有几片沾着点小面积的鲜红。

直到最后几片金黄花瓣依依不舍的离开口腔,浅青才感觉真实了一些。胸腔撕裂的感觉没那么强烈了,就是满嘴的血腥味让胃有些翻滚。

可胃再翻滚也无济于事,她是吐不出来什么的,肚子里空空如也。但嘴里的腥味实在是太难受了,浅青抓起床头柜上的玻璃杯,仰头将里面的凉水一饮而尽。她含着漱了口,将水反又吐回了杯子里。透明的容器沾染上了淡红的色彩,和地板上开得正艳的金黄向日葵相映,给这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高中女生房间增加了一丝诡异色彩。

浅青愣了愣神,在发生了早晨这一闹剧后,她终于彻底清醒了过来。

 

花吐病。

这种原本只存在于虚拟世界里的东西,真的存在吗?

浅青第一次看见嘴里的花瓣时,第一念头就想起了花吐病。痴迷于各种动漫小说的她对这个名词当然不会陌生,只是当她意识到这一切发生在了自己身上时,还有些不真实的恍惚感。

她记得花吐病的病根,是因为爱而不得吧?

 

“我有……喜欢的人吗?”

水珠堪堪挂在少女浓密且长的睫毛上,被遮住的眸子在镜子里混沌着看不清深处。

明明花吐症都已经不是第一天了,自己却是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。

我还真是愚蠢啊……呐?

似是自嘲般勾起了嘴角,浅青用毛巾擦去脸上的水珠,将毛巾搭在了架子上。摸了手机揣进包里,背起自己的书包穿好了鞋子,顺带着用钥匙锁好了门。一系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,浅青心理暗地比了个nice就蹦蹦跳跳的下了楼梯。

 

这里是重庆。

浅青是走读,她在高二下学期就租了个学校附近的房间,搬出了住了一年半的学校宿舍。倒也不是学校宿舍有什么不好,倒不如说是在更安静的环境中更有利于高三备考。

起初父母是不同意的,但胜在浅青从小到大都是个动手能力强的孩子,洗衣做饭样样能行。在浅青的坚持下,父母最后松了口。从那天起,浅青就和所有的走读孩子一样,早上走进校门,晚上走出校门。

比起其他同学口里的“自己一个人住要洗衣做饭会不会更占用学习时间啊”这种顾虑,浅青是不屑一顾的。洗衣做饭这些小事情对她来说从来都不是事,她看上了出校一个人住的最大好处是可以自己决定学习时间。

不用担心晚上学习灯光会不会打扰别的同学的睡眠,不用分神思考晚上宿舍里叽叽喳喳的女生,这才是浅青想要的自主学习。

这种生活持续了接近一年,却还是发生了变化。

 

浅青她,遭遇了出生以来的最大危机。

花吐き病。

一个星期内,得不到所思之人的亲吻,她就会死掉。


—TBC—